婚姻家庭
夫妻对共同所有的机动车可以通过协商方式予以
原告解某1诉称,原、被告双方经人介绍认识,认识时间较短,缺乏了解便草率结婚。于××××年××月××日办理结婚登记,××××年××月××日生育一子解某2,现年7岁一直由原告抚养。被告自结婚以来未尽到家庭义务,近两年来对孩子、家庭不闻不问,从不拿钱出来用于家庭开支,视家庭为旅馆,与原告及子女从不沟通。原、被告性格差异较大,经常为一些家庭琐事争吵不断,现双方分居已有两年,婚姻关系名存实亡。2016年5月原告向麒麟区人民法院起诉离婚,经法院判决不予离婚。后被告多次打伤原告及家人,毁坏家里财物,现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请求法院判决原告与被告离婚,婚生子解某2归原告抚养,被告每月支付抚养费人民币1000元至孩子能独立生活止,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刘某答辩称,一、原、被告是自由恋爱结婚,结婚后夫妻感情深厚,家庭关系和睦,请法庭判决不准离婚。二、被告从××××年××月结婚至今,有夫妻共同财产如下:1、出租车一辆,价值54万元;2、新修建房屋一幢,面积350平方米,价值420万元;3、地基一宗,面积168平方米,价值70万元;4、果园一处,面积1200平方米,价值80万元;5、从结婚9年,被告每年都向原告的父母固定交现金20万元,共计180万元;6、面包车一辆,价值2.7万元,上述夫妻共同财产合计806.7万元。被告不同意离婚,若原告不顾夫妻感情非要坚持离婚不可,被告要求夫妻共同财产应平均分配,原告应分给被告夫妻共同财产折价款人民币403.35万元。儿子解某2由被告抚养,不要原告支付抚养费和教育费。
 
  原告解某1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向本院提交证据如下:
 
  1、提交原告身份证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的主体资格;
 
  2、提交结婚证复印件一份,证明原、被告系合法夫妻;
 
  3、提交常住人口登记卡一张,证明原、被告共同生育一子解某2,现年7岁的基本情况;
 
  4、提交机动车销售发票一张,证明原、被告婚后共同购买五菱面包车一辆,价值27100元;
 
  5、提交租车合同一份,证明原告将云D×××××号东方悦达起亚出租车租给王兴平,并收取7万押金的事实。此款已用于赔偿买车时向陈家柱的借款;
 
  6、提交借条两份,证明2014年12月14日原告向叶建国借款4万元,2014年9月4日向解国保借款6万元,两笔借款均用于购买出租车;
 
  7、提交录音光盘一份,证明被告也知道双方购买一半出租车时候的借款情况,借款共计27万元,且尚未还款的事实;
 
  8、提交保单一份,证明原告每年需给孩子购买保险,缴费金额为2137元,孩子一直由原告抚养的事实;
 
  9、提交麒麟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一份,证明原、被告夫妻感情破裂,2016年6月20日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于2016年9月8日作出判决不准离婚。
 
  10、提交云D×××××出租车的行驶证和营运证,证明出租车只有一半的价值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11、提交车辆转让协议一份,证明云D×××××出租车系与他人合伙购买,后合伙人于2014年9月4日退出合伙后,原告支付给合伙人27万元,现该车登记在原告名下由原告个人经营。
 
  12、提交字第04054054号及字第04054054-A村镇房屋所有权证各一份及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一份,证明家中的房屋属其父亲所有,果园是其父亲乡村上承包的,不属于原、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
 
  13、休庭后提交麒麟区沿江乡四圩村委会解家台子村民小组出具的证明两份、沿江乡四圩村综治办出具证明一份及沿江派出所出具的处警说明一份,证明解树宝的两套砖混结构房屋是2007年以前建盖,解树宝于2015年10月26日向村民小组交新建房基础设施费22680元,原、被告自2015年以来发生矛盾经常吵闹,经综治办调解6次以上以及2017年4月27日被告回家拿衣服与岳母发生口角打架,并砸坏家中物品和损坏树木;
 
  经质证,被告对第1、2、3、4、8、9、11组证据均未提出异议,对第5、10组证据不认可,认为出租车是一次性购买的,应全部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出租车收取押金7万元不认可,因其没参与,不清楚;对第6组证据不认可,不认识债务人;对第7组证据录音是原告未告知要录音,对录音内容不认可;对第12组证据认为,字第04054054号房屋是原告父母所有的无意见,但0405405-A号房屋是原、被告婚后建盖的,登记在原告父亲名下是尊重老人,土地承包经营合同上的田地就是承包的果园;对第13组证据认为,沿江乡四圩村委会解家台子村民小组出具的两份证明及综治办出具的证明都是假的,房子是我来原告家以后共同出资建盖的,盖房子的沙和水泥都是我拉来的,房子装修也是我出钱装修的;新建房基础设施费22680元是我拿钱给原告父亲去交的。综治办从来没有对我们闹矛盾的事来调解过,对沿江派出所出具的处警说明也有意见,当天我是回家拿衣服,我老岳母不给我进家,我没有砸着家中的财物,也没有损坏着树木,当天派出所来处理了。
 
  原告在举证期限内申请本院到曲靖市公安局沿江派出所调取出警材料,以证明被告实施家庭暴力的事实。经本院到曲靖市公安局麒麟分局沿江派出所调取了接处警登记表,载明2016年8月4日被告刘某与原告父亲发生纠纷,刘某用砖头砸大门门锁的事实。
 
  经质证,原、被告对该证据均无异议。
 
  被告刘某对其答辩理由未向本院提交证据。
 
  通过各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第1、2、3、4、8、9、11组证据被告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第5、10、12、13组证据来源合法,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能够证明案件事实,本院予以采信;第6组证据因被告不认可,且原告提交的是借条原件,而按照常理借条原件应当由债权人收执,如借条原件由债务人收执时只能证明该借款已经清偿。因原告不能提交能够证明该笔借款尚未清偿的相关证据,且对该借条原件由其收执不能作出合理的解释和说明,故本院对该借条的真实性不予采信,对该笔债务不予确认。第7组证据因被告不认可,原告录音时并未告知被告,且该录音内容不能证明双方欠有债务27万元,而原告也不能提交相应证据印证该笔债务真实存在,故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对该笔债务不予确认。本院依原告申请调取的证据程序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事实具有关联性,且原、被告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采信。
 
  根据庭审和质证,本院确认如下法律事实:
 
  原、被告双方于××××年××月经人介绍认识,2008年10月举行婚礼并同居生活,被告系招赘到原告家生活。双方婚后与原告父母共同居住生活。××××年××月××日生育一子解某2,2013年1月25日补办婚姻登记手续。双方婚后一段时期感情较好,后因处理家庭琐事及与其他家庭成员间的关系问题上双方意见不一,导致夫妻间产生矛盾,经常发生争吵。2014年10月被告刘某开始在外做种子生意,2016年5月被告刘某回家看望孩子时,因家庭琐事与原告解某1及家人发生了争吵,之后被告刘某便开车返回种子店至今,夫妻双方自此分居生活。2016年6月20日原告向本院起诉离婚,经本院审理以被告夫妻感情尚未破裂为由判决不准离婚。自法院判决不准离婚以来,原、被告仍然分居生活,夫妻感情未能得到改善,双方婚生子解某2一直随原告生活居住。2016年8月4日,被告刘某与原告父亲发生纠纷,刘某用砖头砸大门门锁,原告父亲报警。2017年4月27日,被告回家拿衣服与原告母亲发生纠纷,砸坏家中物品并损坏树木,原告家人报警。
 
  原、被告婚后共同购买了云D×××××五菱微型车一辆及云D×××××出租车一辆,现云D×××××出租车在原告处,云D×××××五菱微型车在被告处。双方婚后无共同存款,也无共同债权。庭审中,经原、被告双方对车辆价值进行协商,双方确认云D×××××出租车价值30万元,云D×××××五菱微型车价值15000元。双方均同意云D×××××出租车归原告所有,由原告补偿被告一半车款,云D×××××五菱微型车归被告所有,由被告补偿原告一半车款。
 
  审理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原告解某1坚持离婚,被告刘某不同意离婚,调解无果。
 
  本院认为,婚姻关系本质上是一种感情关系,良好的夫妻感情是婚姻存在和延续的基础。原、被告经人介绍认识后举行婚礼共同生活四年余才登记结婚,婚姻基础较好,婚后共同生活多年已建立了一定的夫妻感情。近年来,因双方均不能正确处理好家庭生活琐事以及与其他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导致夫妻间产生矛盾经常争吵,使双方的夫妻感情受到一定的影响。加之自2016年以来,被告多次与原告家人发生纠纷并报警,且自本院判决不准离婚以来双方一直分居,夫妻关系未能得到改善,现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应准予离婚。《最高人民法院》第3条规定:“对两周岁以上未成年的子女,父方和母方均要求随其生活,一方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予优先考虑:(2)子女随其生活时间较长,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的。”依照法律规定,离婚后,一方抚养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抚养费包含子女的生活费、教育费和医疗费。鉴于婚生子解某2长期跟随原告及家人生活居住,如改变生活环境对子女健康成长明显不利,为有利于子女的身心健康和教育成长,婚生子解某2由原告解某1抚养较为适宜,原告主张要求被告每月支付子女抚养费1000元的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因双方对夫妻共同财产云D×××××五菱微型车一辆及云D×××××出租车一辆已协商了价格并达成了分割意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因原告不能提交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双方现有共同债务24万元未还,对其要求被告共同承担债务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因被告不能提交证据证明双方婚后共同拥有价值420万元的房屋、价值70万元的地基、价值80万元的果园以及结婚至今交给原告父母的现金180万元的真实存在,对其要求分割上述财产的要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第(五)项、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九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第3条第(2)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解某1与被告刘某离婚。
 
  二、婚生子解某2由原告解某1抚养,由被告刘某自2018年1月1日起每月支付原告谢雪梅子女抚养费1000元,付至婚生子解某2独立生活为止。抚养费按年支付,每年的抚养费于当年8月30日前一次履行。
 
  三、婚后共同财产,云D×××××出租车一辆归原告解某1所有(已在原告处),由原告解某1支付给被告刘某共同财产折价款15万元;云D×××××五菱微型车一辆归被告刘某所有(已在被告处),由被告刘某支付给原告解某1共同财产折价款7500元。上述两笔补偿款相抵后,还应由原告解某1支付给被告刘某共同财产折价款142500元,限于判决生效后90日内履行。
 
  案件受理费300元,财产超20万元部分收费500元,合计80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承担400元,被告承担40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15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在本判决规定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间为两年。

Copyright © 法律无忧网 版权所有
全国服务电话:0851-85169349   传真:0851-85169349
律所地址: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花果园中央商务区2号楼

客服
电话
服务电话:
0851-85169349
微信

微信公众号